您所在的位置:Home > 新闻动态

债务违约被起诉金额超52亿,股权资产被武汉中级法院冻结

Post:2022年04月25日    Views:756    复制链接   
分享到:


  深陷债务泥淖的泛海控股及其实控人卢志强,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这不,追债的又来了。

  4月22日晚,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公司”)转交的武汉中院送达的诉讼材料。上海臻岩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臻岩”)以合同纠纷为由,将武汉公司诉至法院。

  值得一提的是,同为地产界大佬的孙宏斌这次也出手了:融创将卢志强及泛海控股诉至法院。

  刚被冻结多项资产的泛海控股如今再“爆雷”,因合同纠纷和债券交易纠纷,公司被上海臻岩、民生信托及融创集团起诉,涉诉金额合计达到52.17亿元。

  事实上,上述超过52亿元的诉讼只是泛海系债务问题的冰山一角。自2020年开始,卢志强掌舵的泛海系旗下多家公司陆续曝出债务违约问题,仅在2021年被法院强制执行的金额就超过60亿元。今年4月12日,泛海控股的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持有公司的21.84亿股被司法冻结后,中国泛海所持的公司全部股份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泛海系的债务风波也直接影响到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的走势。前段时间公司股票借房地产板块大涨的契机也跟风上涨,但近5个交易日股价又大跌“掉头向下”,昔日千亿市值的“大白马”最新市值已落至不到85亿元。

  又遭追债,涉诉金额超52亿

先看公司与上海臻岩的合同纠纷。

  公告显示,该案起因是武汉公司在2019年与上海臻岩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武汉公司向上海臻岩预售其持有的武汉时代中心2号楼资产,上海臻岩共计支付了购房款15.01亿元。因上述资产至今尚未交付,上海臻岩将武汉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武汉公司返还已付款项和支付资金占用利息。

  对于上述纠纷,上海臻岩的核心诉讼请求为依法判令武汉公司向上海臻岩返还已付购房款15.01亿元和支付资金占用利息损失。

  同时,上海臻岩还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武汉中院予以准许,并冻结了武汉公司持有的大连泛海建设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冻结期限为三年),查封了武汉公司位于江汉区王家墩地区原空军汉口机场内的土地使用权(查封期限为三年)。

  再看民生信托与泛海控股的三笔债券纠纷。

  据公告,民生信托在2020年分别购买了泛海控股发行的“20泛控01”“20泛海01”“20泛海02”三笔债券,或由于泛海系的债务窟窿越来越大,民生信托以债务纠纷为由,现要求公司提前清偿债券本息、行使股权质押权,并要求中国泛海、卢志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进一步来看,民生信托的整体诉讼请求为判令泛海控股向民生信托偿还合计19.84亿元的债券本金及利息;判令中国泛海、卢志强对上述诉讼请求的全部金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判令民生信托在诉讼请求的范围内对泛海控股持有的武汉公司对应注册资本的股份、北京泛海信华置业有限公司对应注册资本的股权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与民生信托略有不同,融创集团购买的泛海控股债券已发生实质违约。

  回顾来看,泛海控股于2018年9月发行了“18海控01”,发行金额为40亿元,期限为3年。融创集团前期购买了“18海控01”债券,鉴于“18海控01”债券已于2021年11月10日到期,公司未能按期向融创集团偿付剩余本息,融创集团将公司、中国泛海、卢志强诉至北京金融法院。

  融创集团的诉讼请求为:判令泛海控股向融创集团支付本金15.67亿元,期内利息1.65亿元及违约金;判令泛海控股立即赔偿融创集团实现本案债权实际发生的合理费用,包括财产保全担保费、律师费、公告费等;判令融创集团有权对泛海控股持有的武汉公司42.12亿股股份进行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判令中国泛海、卢志强对上述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对于合计超过52亿元赔付诉讼,泛海控股表示,鉴于上述诉讼正在进展过程中,目前无法估计对公司的最终影响。

  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已全遭冻结

  除涉及多笔债务纠纷及违约外,泛海控股的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持有公司的全部股份也遭司法冻结。

  回顾来看,泛海控股在4月11日晚公告称,公司通过查询中证登深圳分公司系统获悉,公司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约21.84亿股(占其所持股比例68.741%)于4月8日被司法冻结。至此,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持有公司股份约31.7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15%),均已被司法冻结。

  对于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一事,泛海控股表示,该事项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重大直接影响,亦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不过公司也作出风险提示,若本次被冻结股份后续发生司法拍卖成交过户或其他强制过户的情形,则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另外来看,泛海控股的部分资产也因债务问题遭到冻结。

  公司在4月19日晚披露,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金融法院冻结了公司部分资产,包括泛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等,冻结期限均为3年。公司表示,正在核实冻结事项涉及的相关方,争取尽快解决争议,释放被冻结的公司资产。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繁重的债务问题,泛海控股的经营表现也令人堪忧。尽管公司尚未发布2021年年报,但泛海控股今年1月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1年净亏损或达到90亿元-110亿元。

  对于业绩大幅预亏,公司称主要由多方面原因造成,一是受境外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境外项目预计未来可回收金额减少,对美国地产项目及印度尼西亚电厂计提了减值准备;二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针对个别风险项目情况,审慎计提了公允价值损失和减值准备;三是报告期计入损益的财务费用增加。

  外界更关注的是,巨额债务压顶的泛海系,究竟能否挺过这轮危机?

来源:中国证券网

关注微公号【我de律师】

注册每天领红包

点击联系我们



Last item:直播打赏惹祸,汽车销售店女员工被粉丝杀害 Next item:电瓶自燃烧伤夫妻双亡,家属报案追责,律师认为面临举证难索赔难